十八弦🎐

梦境&奇谈的饲主



弦酱

刀剑乱舞主从情书物语

(一)
她在这个本丸里呆了有七十个年头了。
和其他大多数审神者不一样,她坚守到了最后。
从懵懂的小姑娘,到温柔坚强的美人,到历史学家,到军事谋略家。
她一路走到了满头白发。
时之政府没有允许她和心上人鹤丸国永的婚姻,于是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私下在本丸结了只有刀剑男士知道的婚。
那一天到来了。
她躺在病榻,身旁是看起来比她年轻数十岁的爱人。
“你一定已经不爱我了吧。我真的是个老太婆了。”
“别胡说啊,我一直爱你。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果然,就算鹤丸国永其实也是个老头子,但是……
也许那根本不是爱情吧。可能那只是从对于主的尽忠吧。所以,不会腐烂,历久弥新。
“那不是爱情,几十年了,我也想明白了。但是我依旧爱你啊,鹤老头子。”
鹤丸握紧了她的手,眼睛里是和几十年前一样灿烂真诚又充满希望的光。
“不,那是爱情。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和你一起老去,被他们照顾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和你有一样的皱纹,告诉大家鹤先生和主人走过了这一生。”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停止我的恶作剧,和你一起弓着背,慢吞吞地看大家开会。”
“我很庆幸我和你拥有一个颜色的头发啊。我爱你啊。”
“那么,到底是你的这一生,还是我的这一生呢?”
“是我们的这一生。我的身体是主人给的,是主人给了我这一生的生命,并且它会随着主人的离去凋谢。是我们的一生啊。”
今天的鹤丸可真是不一样呢。
七十年前他在她面前可只会玩恶作剧、说怪话。
刀剑付丧神有可以感知生命凋谢的敏锐直觉。
“我们的……一生。”
她闭上眼睛。模糊了。坠落了。好困。该离开了,该结束了。
“主。”
他的声音在颤抖,握着她手的那只手也在颤抖。
她努力睁开眼,侧过头。
他的眼睛里蓄了泪水。
“感谢……主……赐给我,赐给我们的……这一生……感激不尽……”在从未有过的哽咽当中,他低着头,艰难地说完了这句话。
她听到外面长谷部在撬锁,在喊“主公”。
她感觉到鹤丸滚烫的泪水。
啊啊。我爱你。
啊啊。谢谢你们。
啊啊。再见了。

……

……

鹤丸是最后一把消失掉的刀。没有什么撕心裂肺,只是每一天起床的时候大家都会互相看看,希望今天大家都醒的过来,希望没有人消失掉。
很多年后,当时之政府来进行这座本丸的回收的时候,发现腐朽的墙壁内被刀刻了满墙的数字,大概是日期。日期刻到最后刻字的人像是忘记了今天是几日,又失去了理智,于是在墙上更疯狂地刻满了情话。“我爱你。”“我想你,快回来啊,快回来啊,大家都消失了,我不想回到被陪葬的时候的孤独”“要是可以和你合葬在一起也好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刀剑男士只有在获得肉身时候才有了表达自己爱意的机会。
所以,一旦爱上了,就会难以控制吧。
毕竟触碰从割伤对方变成了可以温柔地摸对方的头,话语从刀鞘与刀奋力的摩擦发声变成了直白温柔的话语,一切都不一样了吧。
所以,是爱情吧。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