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弦🎐

梦境&奇谈的饲主



弦酱

大家有没有觉得水形物语无比适合Sidlink?
正打算写👌


那么,囚禁了Sidon的应该是盖侬吗?

Revalink·è‹±æ°å®žç”¨æ‰‹å†Œï¼šå¦‚何让力巴尔面红耳赤

请注意,这本手册是单独面向林克先生准备的,其他的英杰请不要效仿里面的任何内容。

需要的人物:
林克 x1
力巴尔 x1

需要的物品:
一把椅子
另一把椅子
许多绳子
一个密闭的空间
被藏在身后的绳子*
防寒装备*
降落伞*
力巴尔的日记

绝对不能出现的物品:
弓箭

需要的条件:
任何条件下都没问题。如果愿意的话,大家洗完澡后再把力巴尔骗进那个空间也行。

具体步骤:
1. 把力巴尔骗进精心准备好的房间,把门锁死。
2. 把力巴尔绑起来,不过请温柔地执行。绑到翅膀怎么也张不开,也用不了“力巴尔的勇猛”的程度就可以了。在陆地上您应该有优势。
3. 找一把椅子。
4. 把力巴尔再捆到那把椅子上让他坐好。期间,记得安抚您的英杰力巴尔。不要摁L键,他不是马,没用的。落在鸟喙上的亲吻会比较有效。
5. 找另一把椅子,放在力巴尔对面就行了。
6. 在那把椅子上舒舒服服地坐好。
7. 潇洒地拿出力巴尔的日记在他眼前晃晃,享受对方无用的挣扎和升高的体温。
8. 打开日记本。
9. 大声朗读。保持视线交流。
10. 此时,您面前的力巴尔一定是一副您从未见过的模样了。请慢慢享用天籁之音。



10.5. 进行顺利的话,您不会需要用到藏在身后的绳子。但如果多余的绳子都没能起到作用的话,请抓紧时间换上防寒的装备,准备去一睹高空的美景吧。
10.6. 记得向公主隐瞒您的计划,我还不想让我的手册被列为禁书。
10.7. 之后的走向您可以通过语言和服饰和行动来随意控制,整蛊还是……都在一念之间。可以确定的是,利特村的羽绒床睡着这么舒服,长着如此羽毛的英杰本人抱起来触感如何,我就不必说明了吧。

11. 挽回的办法?
去搜集翠绿的宝石送给力巴尔并且赞美他的眼睛或许会是不错的选择。说不定他会偷偷地贴身挂着。



--------------------------------

后来的某一天,直到力巴尔本人的躯体也灰飞烟灭、荡然无存的某一天,那串绿宝石依旧存在于瓦·æ¢…德体内的某处残骸中。力巴尔曾试着用自己的灵体去触碰它,却只是徒劳地,从这串闪烁间穿过。他不明白,为什么唯独这串绿宝石没能依附于他的灵体之上。也许它终究不是力巴尔自己的东西,它终究是属于某一个尚且跃动着的生命的。
这串林克留给他的绿宝石,他永远也,拿不回来了。



奇怪的是,这块宝石常常结着水滴,兴许是高空的霜雾凝结而成。
兴许。

【无法书写的和歌】歌仙兼定/女审神者-2.

-ooc预警
-审神者姓名不出现
-享用愉快!


自从歌仙兼定现身以后,她就觉得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些许微妙的改变。原本逐渐习惯的孤寂与思念重新骚动起来,但是如同无从落脚的飞鸟一般的思绪却也有了一个答案。
她的窗外总是有一只孤独盘旋的鸟儿。她时常觉得,那就是她自己,而此时这个想法却被打碎了。鸟儿这么小,生存这么难,一定不会有空余抵上余生去想念另一只不可能归来的小鸟吧?世界这么大,那迷途的鸟儿一定没办法与它重逢吧?可是她不一样。她的心脏不止为她一人跳动;她的心率是所有她生命和眷恋和光辉的全部总和,是他笔下奔流不息的伟大韵律。而如今,另一只飞鸟回来了,可以在枝头交颈厮磨啁啾鸣叫的才是他们呢。她在现实与理想的夹缝里巧妙回避着;她怎么能把有他在的未来谱成一出悲剧呢?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拿出了两个茶杯,正在往第二个杯子里倒茶。
她不禁苦笑了一下,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喝了一口,却不知道该拿另一杯怎么办。
想想以前在本丸的时候也是如此,偶尔她也会在自己的房间里摆上茶和点心,邀请一位或者几位刀剑男士来加入茶歇。长谷部喝着喝着茶就会谈起怎样帮自己分忧,三日月对他的过去闭口不提;五虎退来喝茶时虎太偶尔会拉开移门钻进来,信浓会用自己的羊羹做交换来请求一个拥抱……
蝉声延绵地响,夏日早晨粘稠的云被窗外的建筑物雕琢成城市的模样。想着还要去给花园里的植物浇水,她匆匆扎起头发便拎起水壶准备干活。
桔梗今天需要好好浇水,紫阳花盛开之后就可以摘下几簇来浸在水池里,一定是美不胜收的。在本丸鲜少劳作的她自然而然地挑起了一人隐居所需要的全部劳务,连掌心的纹路都稍稍变得粗糙了。本来就是应当靠自己顽强生长的植物被罩上了大棚就自然需要更多力量才能回归山野,生活上的巨大享受带来的却最终是生活上的巨大不安全。
水花轻轻地洒下来,晶莹剔透的水珠敲碎在地面的同时几乎不可察觉的脚步也靠拢了过来。她忍不住回过头,正疑惑着是不是自己的院门没有关好,便看见了不远处站着的歌仙兼定。这一次,歌仙兼定脱下外套只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大概是为了避免让自己的衣物过于惹眼。尽管是第一次看到歌仙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常服,她不得不感叹简单的衣物将歌仙的优秀身材展现得比任何时候都好。危难之中仍会选择洁白而没有一丝褶皱的衣服来维持形象,那个本丸第一强迫症似乎并没有丝毫的改变。只要不表现出情绪的波动,她就一定不会被伤害,也就不会暴露他。
反应过来情况的特殊性,她放下手里的水壶面对着做客的人。“今天是想来干什么呢?”她淡淡地问道,瞥见一眼歌仙受伤的手,又若无其事地移回目光。伤势更严重了。奇怪,如果投靠了敌军大将的话,应该可以分到用以保障安全的灵力才对,但是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灵力的迹象。“身为细川家的刀,你也传承了前主的风格在做检查吗?”她的话故意说得有些尖锐,歌仙倒只是滚动了一下喉结便舒展了眉心,似是在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考量:“僭越了。歌仙兼定不会以这样的立场拜访主君。我希望与主君详谈我离开本丸的起因经过,也请放心,我不会伤害您。”
她仔细盘算了一下,点了点头。一阵风吹过,歌仙的头发微微拂动着,严肃的表情突然明朗起来,连眼睛仿佛都显得亮晶晶的。“今晚这附近会有初夏的祭典,主君是否有意与我同去?”他问道。

诶?

无论如何,当屋里的表盘又走了数格、夕阳把天空染得昏黄的时候,她换上浴衣与木屐,挎上小包,整理好发型,锁上了房门。歌仙兼定身着深灰色浴衣,露出脖颈之下的几寸皮肤,正等待着她。夕阳从他身后照过来,把他的轮廓衬得温柔;枝条上的野花在身边烂漫地开,他倚在院门边,风姿绰约,向她伸出一只手来。那一瞬间,她确实地遗忘了现实的困境与矛盾;她的心先是鼓动着融化了,随后又急速地升温,吱吱作响,最终如夏日的烟火一般升上天去,轰然炸出明亮又破碎的光彩来。曾经一切有关歌仙兼定和夏天和现世的幻想在此刻成真,就在这个当下,她不是本丸的主君,歌仙不是叛乱的部下,仅存的枷锁与间隔破碎——他们不过是比翼的鸟儿罢了。她向歌仙兼定伸出手去,把指尖搭在他的掌心。她可以摸到歌仙手掌上的伤痕与褪下的皮,那双属于艺术家的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已经由于自愈能力的消失被折磨得一塌糊涂。十指连心,即便是常年作战的付丧神也会敏锐地察觉疼痛。她不担心自己受到伤害并不代表歌仙兼定就不需要逃难与作战;攀爬岩石也好,陷入苦战也罢,要在时代与时代、空间与空间之间作为猎物而跳跃,一定是会在身体上留下痕迹的。
可是,即便如此,歌仙兼定还是握住了她的手把她拉近自己,吻了吻她的头发。她总是夸歌仙兼定的眉毛长得英气好看,此时它们却由于自己手里刺激着伤口的盐分微微皱起。“很疼吗?”她轻轻问道,端详着那只手。歌仙低下头,在她的颈侧和面颊落下蜻蜓点水的吻,又用鼻尖蹭蹭她抑制不住地泛红的耳垂。“因为是您的手,所以不疼。”“不要用敬语。”“那么,你愿不愿意给我犒赏?”歌仙兼定面带笑意地看着她,空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唇——好一个风雅的歌仙兼定,出了本丸就把以前恪守的礼节扔得一干二净,像个幼稚的小鬼一般了。她只好红着脸左右为难,亲也不是不亲也不是,一时间想不到拒绝的话语来。面前的男士像是读出了她的窘迫,见好就收,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去。歌仙兼定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清香又迷人,大概是来之前仔细处理过了的。他身上的气息既有深沉而压倒性的魄力亦有风雅高贵的从容,和他本人一样——她知道的,风雅过人的歌仙兼定其实骨子里是傲气而暴烈的。那又怎么样呢?她可以享用他的温柔与爱慕,这就足够了。
“一起去吃苹果糖吧?然后再一起捞金鱼,投飞镖……在离开之前好好休息吧。”她踮起脚尖轻轻吻了歌仙的嘴角,“剩下的慢慢告诉我。”
再之后,歌仙兼定硬拉着她去路边坐了一会儿,说什么也不出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SidLink】流淌于卓拉王子体内的电流-番外1.

-努力做到甜到掉牙
-正片剧情没推就来写番外旁叙固然不好……
-但是,大半夜的,要不要来点好吃的零食?




元老们总是说自己可以折起鱼鳍表示谢意。
其实希多也完全愿意向林克折起自己高傲的鳍,谢谢他愿意为了卓拉族挺身而出。
只不过对外,在拜托林克前去镇压瓦·éœ²å¡”时他也只能向林克行一个风姿绰约的王子之礼。
但是希多私下和林克并没有如大家想象的一般疏远,过去的零星记忆,近几日的亲密相处,日复一日的等待与盼望……
他希多何止是能折起鱼鳍啊。
他可以把勇士先生整个抱在怀里让每一寸肌肤紧密相拥,可以单膝跪下把身体弯曲到需要仰视林克的程度,夺过林克的手,一双琥珀般的眸锁定碧蓝的双目,一边说着道谢的话一边看着林克不自在地腾起面颊的红晕;他完全可以把林克带到某个湖里,在林克力气用尽时成为他唯一的依靠,在他精灵般的耳边轻声细语,索求勇士的示弱与轻吻;抑或是尽情发挥自己身为卓拉族的优势,背着不着寸甲的林克一起攀登瀑布,让他沐浴在暖阳与水流间与希多交换胸腔深处的搏动。
他希多何止是希望自己折起鱼鳍啊。
他会期待林克弯曲的,依附于他的躯干,自己像百年前的这位勇士般攻城掠地地夺走林克的全部。

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存在于宴席上希多一饮而尽的酒水,一口吞下的佳肴中,鲜美异常却被尽数吞下,直到无人知晓。
说到底,他哪里忍心直接下手呢,希多虽然心直口快但也没有到胡作非为的地步。

唉,希多带着林克去蓄水池了。距离构想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他只是让林克稳稳地骑在背上,在他被打落时好好地鼓励他,在林克有所成就时不吝惜喝彩。
他哪里忍心呢。

【SidLink】流淌于卓拉王子体内的电流-1.

-各种超级无敌短的短片段
-努力做到甜甜甜

“能够带来无与伦比的幸福的水床是吗?林克先生,这边请。”深蓝色鱼皮的卓拉族收下费用,把林克引到鱼乡旅馆的床位边上,确认一切无误之后道了声“晚安”便回到柜台了。
勇士的身上还带着一点没能恢复的伤痕,身上的水滴由于紧急传送的缘故甚至还在滴滴答答地落下。那都是他挑战水咒盖侬失败的证据……想到这里,林克脱下鞋子与护胫的手便顿了顿。走投无路只得依靠传送撤退,连背包里的各色食物都几乎被吃光却仍无法扛下来……这可不是勇士该有的样子。希多不顾危险背着他使露塔镇静下来,他盼望的也一定不是这个结果。夺回的神兽是海拉尔大陆的希望,也是米珐的……
盼望着水床可以带来额外的体力和精力,林克蹦上了床去。水床很有弹性,触感柔软细腻的材料包裹着水浪紧紧贴合林克的皮肤微微颤动着。发现如此乐趣的他不禁自己笑起来,活动着身体任由水床载着他波动。
不过,林克似乎忘记了鱼乡旅馆采用的是开放式的设计,外面的人是可以看见休息的旅人的。
巡视中的希多王子被可爱的笑声吸引得抬了头,察觉到这是林克的声音便打算去旅馆看看他。林克在突入露塔的时候就有受伤,虽然看起来没有大碍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回来怎么看都不像是夺回了神兽的样子。不如去鼓鼓劲吧!
这样想着,当希多伸出手希望把林克抱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方才玩乐着的勇者已经安然睡去,金灿灿的柔软头发垂在脸颊旁边,均匀而浅色的皮肤不似卓拉族却显得格外可爱。往日警觉的双眼此时轻轻闭上,海拉尔的勇士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想起之前林克在蓄水池里紧紧抓住他的双手,希多莫名地为“被林克需要”而窃喜。
林克来到卓拉领地也已经几天了,他确实充分展现出了英雄的风姿。希多并没有因为姐姐的不幸怨恨林克,相反,身为把他带回来的卓拉族,他有更多的机会观察林克并和他相处。
“那个,王子殿下,林克先生似乎已经睡着了……”掌店的鱼人有些忧虑地小声招呼。
“嗯,我知道。我只是来看看我们的客人能不能习惯水床,这样他也好更好地面对强敌嘛!”露出招牌的爽朗微笑,希多同样小声地支开了对方。
看看客人能不能习惯水床?开玩笑,他现在只是觉得这位海拉尔人的睡相可爱得过分想多看几眼罢了。
也难怪自己的姐姐会喜欢他,就算只是这么娇小的一个人……

希多突然觉得有点变扭,赶紧停下了自己的思绪。

林克睡得很熟。真的很熟,熟到就算脸庞被什么人轻轻烙上痕迹都不会苏醒……

回头看到店长拘谨而催促的目光,希多咬咬牙,帮林克盖上被子以后离开了。

王子也不是什么都能做的。

刀剑男士-工作细胞paro——

前往主君心里的路上必须一往无前!

血小板 役 乱藤四郎:“今天分的补给送到了喔!”
白细胞 役 膝丸:“交给我。”
红细胞 役 信浓:“如果是为了主君温暖的怀抱……!”
巨噬细胞 役 髭切:“那么,到鬼退治的时间了……遇到我可是你的大不幸☆”

{岚山小记}

天龙寺内开在花盆里的荷花。

栽培在土壤里的你有着超脱的美。